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gmd20的个人空间

// 编程和生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偷来的一篇文章o(∩_∩)o  

2009-11-02 19:33:48|  分类: 生活/情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关于神圣的沉思—Neil Postman

致纽约大学毕业生的演讲

 

该演讲稿似未曾公开发布,仅为波兹曼的创作

 

尼尔·波兹曼(Neil Postman,1931~2003年):美国著名作家、文化批评家,1953年毕业于纽约州立大学,1958年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师范学院,获教育学博士学位,1959年起长期任教于纽约大学,曾任纽约大学教育学院文化与传播系主任,曾于1987年获奥威尔奖(George Orwell Award),主编普通语义学杂志《Et Cetera》达十年,其作品众多,译成中文的有《童年的消失》、《娱乐至死》等。

 

各位老师、父母、来宾、毕业生,不用担心。我很明白,在今天这样一个如此令人兴奋的日子,你们对于演讲者的要求,首先就是言简意赅,这点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。我的演讲总共有85个句子,你们听到我刚才已经说了4句。我将花大概12分钟来说完。我必须告诉你们,对于我来说,要做到如此简练可不容易,因为我已经选择了你们的祖先这样一个复杂的主题作为我的话题。当然,说的不是你们生物学上的祖先,对此我一无所知,而是你们精神上的祖先,对此我略知一二。准确地说,我是想告诉你们,很多年前曾经有过两群人,他们的影响仍旧存在于我们中间。他们彼此判然有别,代表着相反的价值标准和传统。我想,今天让你们回想他们是合适之举,因为要不了多久,你们就必须选择站在哪群人的精神行列之中。

 

第一群人生活在大约两千五百年前,我们今天称作希腊的地方,住在我们今天称作雅典的城市。对他们的起源,我们所知道的远远不如我们想知道的,不过对他们的成就我们知之甚多。比如说,他们是第一个发展出完整的字母表的民族,因此他们也成为地球上第一个真正有文化的民族。他们发明了政治民主的观念并欣然实践之,所表现出的活力令我们汗颜。他们发明了我们称为哲学的东西。他们还发明了我们称作逻辑和修辞的东西。他们非常接近于发明我们称为科学的东西,他们中的一个人,名字叫做德谟克里特,在两千三百年前,在任何现代科学家能想到之前,就构想出了物质的原子理论,他们写作并演唱具有无法超越之优美和洞见的史诗。他们写作并上演戏剧,这些戏剧在三千年之后仍旧具有激发观众之笑和泪的力量。他们甚至还发明了今天我们称为奥林匹克的东西,在他们的价值标准中,享有最高地位的是人们应该在所有事物中追求卓越。他们信仰理性,他们信仰美,他们信仰适度,他们发明了我们今天作为生态学来了解的词语和观念。

 

大约两千年前,他们的文化的活力衰退,这些人开始消失,但他们所创造的没有消失。他们的想象、艺术、政治、文学和语言遍布全世界,以至于我们今天在就任何话题发言的时候,很难不重复某个雅典人在二千五百三十三年前有关这个问题的言论。

 

第二群人生活在我们今天称作德国的地方,大概在一千七百年前兴盛起来。我们将他们称为西哥特人,你也许记得,你们六年级或七年级的老师曾经提到过他们。他们是非常棒的骑士,这大概是他们在历史上唯一让人愉快的事情。他们是掠夺者,残酷无情。他们的语言粗俗而肤浅。他们的艺术拙劣甚至可以说是古怪。他们横扫欧洲,沿路摧毁一切,他们侵占了罗马帝国。比起焚书、玷污建筑、毁坏艺术品,他们没有更喜欢做的事情了。从他们那里我们找不到诗歌、戏剧、逻辑、科学以及人文主义政治学。

 

和雅典人一样,西哥特人也消失了,不过在他们带来的所谓的黑暗时代之后。欧洲花了差不多一千年的时间才从西哥特人带来的浩劫中恢复过来。

 

现在,我想说的是,雅典人和西哥特人仍然存在,这是通过我们以及我们的生活方式而实现的。在我们周围,在这座大厅,在这个社区,在我们的国家,有一些人看待这个世界的方式反映着雅典人的方式,而有些人则是以西哥特人的方式看待世界。当然,我的意思不是说现代的雅典人在街上若有所思地闲逛,还朗诵着诗歌和哲学,也不是说西哥特人是杀手。我想说的是,成为雅典人或西哥特人就是围绕着一套价值标准来组织你们的生活。雅典人是一种观念,西哥特人也是一种观念。我给你们简单说一下这些观念包括哪些内容。

成为一个雅典人就是要拥有知识,尤其是要拥有神圣的求知欲。沉思、推理、实验、怀疑,所有这些,对于雅典人来说,就是一个人所能完成的最高尚的行为。对于西哥特人来说,求知欲是无用的,除非它能帮助你挣钱或是获得凌驾他人之上的权力。

 

成为雅典人就是要珍视语言,因为你们相信它是人类最宝贵的天赋。在雅典人使用语言的时候,他们努力做到优雅、准确和丰富,他们钦佩那些能获得这些技能的人。对于西哥特人来说,这个词和另外一个词一样好,一个句子和另一个句子没有区别。除了陈词滥调,西哥特人的语言没有更高的追求。

 

成为雅典人就是要明白维系文明社会之完整的纽带是细小而脆弱的,因此,雅典人极为重视传统、社会制约和连续性。对一个雅典人来说,不讲礼貌是违反社会秩序的行为。现代的西哥特人对这些毫不在意。西哥特人认为自己是宇宙的中心,传统是为了他们自己的便利才存在的,彬彬有礼是虚伪和负担,历史不过是昨天报纸上的东西。

 

成为雅典人就是要关注公共事务,关注公众行为的进步。当然,古代的雅典人也有一个词来指那些不这么做的人,这个词就是“蠢人”,由此我们有了“白痴”这个词。现代的西哥特人只对自己的事情感兴趣,丝毫感觉不到团体的意义。

 

最后,成为一个雅典人就是要尊重纪律、技能和品味,这些是产生持久艺术所必需的。因此,在接近一件艺术品的时候,雅典人通过学习和体验来完备他们的想象力。对一个西哥特人来说,除了流行的程度,没有其他衡量艺术之卓越的标准。让大多数人喜欢的就是好的。西哥特人不尊重,甚至也不承认其他的标准。

 

现在,所有这一切和你们的关系是明显的。最终,像我们其他人那样,你们必须站在这边或是那一边。你们必须做雅典人或西哥特人。当然,成为雅典人要难一些,因为你们必须学会如何成为雅典人,你们必须为此付出努力,而我们所有人,在某种程度上都是天生的西哥特人。这就是为什么西哥特人要比雅典人多的原因。我必须告诉你们,你们不能仅仅靠上学或是不断获取学位就能变成雅典人。我的岳父是我认识的人当中最虔诚的雅典人之一,他的整个成年生活都是作为纽约市第七大道上的裁缝度过的;另一方面,我认识的许多医生、律师和工程师,他们都是实实在在的西哥特人。我也必须告诉你们,说到这我既悲伤又羞愧,在我们的一些著名大学中,甚至就在我们的纽约大学,有这样一些教授,我们完全可以说他们就是隐秘的西哥特人。不过,你们一定要相信,毕竟学校从本质上来说还是一个雅典人的观念。雅典的文化成就和这所大学的教员的行为之间有着直接联系。我很容易就可以想象得到,柏拉图、亚里士多德、德谟克里特在我们的课堂上也会感到舒服自在,而西哥特人只会在墙上涂鸦。

 

因此,无论你们是否意识到,你们上大学的目的是要看到雅典人的方式,并对其产生兴趣。今天我们还无法了解你们中的多少人将会选择这种方式,多少人将不会。你们年轻,我们还没法看到你们的将来。不过我要告诉你们,这也是我的结束语:我希望将来流传的消息是,你们这届毕业班中的雅典人在人数上要大大超过西哥特人,我想不到比这更好的祝愿之词了。谢谢,祝贺你们!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(陈 越 译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